首页 > 文件 >东方之旅

东方之旅

发表时间 25 四月 2015

2013年12月, Terre Blanche 史料中心收获了一份有关“东方之旅”的特别文件: 作为旅行活动的官方记 乔治•勒法理(Georges le Fèvre)所记录的原版完整的航行日志。该日志同已经保存在雪铁龙 遗产中心的Charles Brull的著述 组成了一套未曾发表的文集,追溯了这次宏伟的人文与技术探险的旅程。

乔治•勒法理写他的游记 1931年11月15日 ,周日 版权所有

 

虽然乔治•勒法理在1933年发表过一本记述远征活动的书, 但这次收获的稿件是在“东方之旅”过程中撰写的原稿。经过分析, 史料中心认为本稿件中半数 的文件从未公开发表过。我们还可以发现乔治•勒法理 在稿件页面上留下的注解以及他自己在旅途过程中拍摄的照片。这些照片也没有发表过,因为它们是当场冲洗并添加到日志中去的,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集团多媒体 资料馆的图像资料库 (1265 张照片和 267 块玻璃板).

东方之旅小记

一战结束后, 安德烈•雪铁龙 已然成为欧洲汽车量产的先驱。对进步的探寻,技术的前瞻性是他创造力和革新能力的原动力。 他与俄国皇家车行的经理Adolphe Kégresse联合制造了能在雪地,冰层与岩石上行驶的履带车。但安德烈•雪铁龙 的雄心不止于此, 他还希望更进一步。他认为汽车是人类进行探索发现的理想工具,相互往来的首选方式。继1922 年穿越撒哈拉沙漠以及1924年的“非洲之旅”获得成功后,安德烈•雪铁龙得到了世界范围内的认可,他希望探索更遥远的大陆。在前驻华武官 Brissault-Desmaillet将军的建议下,安德烈•雪铁龙 定下目标: 亚洲。比‘非洲之旅’更辉煌壮阔的‘东方之旅’即将拉开帷幕。

“东方之旅”也称作‘中亚使命’或‘G.M Haardt – Audouin – Dubreuil三号任务’, 是一次12.000 公里和13个月的艰苦跋涉。这次长途旅行召集了近50人, 共同完成史无前例的旅程的决心让他们走到了一起。曾经征服过撒哈拉沙漠和密不透风的非洲热带雨林的乔治-玛丽•哈特(Georges-Marie Haardt )与Louis Audouin-Dubreuil又要接受新旅程的考验了,这次是从贝鲁特 到北京。安德烈•雪铁龙 希望借助于舒适度及机械性能都表现优秀的车辆,这次雄心勃勃的计划能在科学,考古学,人类学以及技术层面等多方面得到实现。

Cette carte, envoyée dès 1931 à l’ensemble du réseau Citroën. Destinée à suivre la progression de l’expédition à l’aide de petits drapeaux. © Citroën Communication

© Citroën Communication

任务

这次新征程的准备工作耗费了三年时间: 选择路线, 事先申请入境许可,设计及测试车辆等等…

所有问题解决后,人们终于踏上了长途跋涉的旅程。

这次任务分为两个车队,由七辆车组成,每车载五人: « Le Scarabée d’or », « le Croissant d’argent », « Œil », « Œil objectif », « Ondes », « Foyer » 和« Caducée et Engrenages ».

 

版权所有

 

« 帕米尔 »车队也叫« 轻型»车队, 由乔治-玛丽•哈特 与Louis Audouin Dubreuil带领。他们从贝鲁特出发,自西向东推进。成员包括Henri Pecqueur, 远征活动的秘书长和财务,Alexandre Iacovleff,曾经参加过“非洲之旅”的画家,记者乔治•勒法理和历史学家,Joseph Hackin,古美(Guimet)博物馆的考古学家及馆长,Maynard Owen Williams,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,André Sauvage,电影工作者,制片人,作家和画家,Teilhard de Chardin神父,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以及Gustave Kégresse,机械工程师,履带车及众多机械装置发明者的后人。

« 中国»车队由军官及探险家Victor Point带领,从北京出发,自东向西推进。成员是Wladimir Petropavlosky, V. Point的助理,Charles Brull,雪铁龙实验室的经理及工程师,Georges Specht,电影工作者,Jean Carl,考古学家,André Reymond,博物学家以及Robert Delestre医生,Roger Kervizic,无线电操作员,Maurice Penaud,首席机械师和他的团队。机械工程师是长途跋涉不可缺少的,没有他们探险不会 成功.

« 帕米尔 »车队1931年4 月4日从贝鲁特 出发,« 中国» 车队4月6日从天津出发。

 

帕米尔车队历程

版权所有

从贝鲁特出发后, 帕米尔车队经过了喀布尔,大马士革,巴格达,德黑兰,赫拉特和坎大哈。团队成员在各个阶段收获了各种奇遇,也欣赏到了壮丽的景色。比如阿富汗Bâmiyân 峡谷依石而建的大佛和Bazaklik的千佛洞壁画…

有些地方对探险者们的到来甚至表示热烈欢迎,比如在德黑兰,王储和议长以及大多数部长一起接待了乔治-玛丽•哈特先生和他的同行人员。经过80天的远行抵达斯利那加后,团队成员们从容地准备穿越可怕的喜马拉雅山脉。

« 你们的车走不完三个路段»

他们路遇的所有人都这么说。

确实,要征服这样的高原,只有一条路可走,而这条路非同寻常。面对丛生的乱石,积雪封锁的山口和冰川泥流,履带车最终成功穿越,于9月3日经海拔4 860米的Kilik山口通过中国边境。

 

中国车队历程

中国车队从天津出发,克服了重重困难尤其是政治限制后在张家口集结。车队损失了电报设备, 失去了与帕米尔车队的联络。他们只能时不时地设法发送信息,正是如此乔治-玛丽•哈特才了解到V. Point被关押了12天,其余成员在去往北京的途中被困在了乌鲁木齐。两个车队在这里汇合。

1932年2月12日抵达北京,任务圆满完成。

 

由乔治-玛丽•哈特离世

到达北京后,G由乔治-玛丽•哈特踏上归途。在香港中转时,他越来越虚弱,感染了急性肺炎 : 3月16 日,经过多方治疗后,由乔治-玛丽•哈特 还是与世长辞了。全世界的媒体都为损失了这样一个行动派的人物而扼腕叹息,尤其是他离去时正值壮年,实现目标仅一个月后。他的朋友和多年的合作伙伴安德烈 •雪铁龙表达了哀思,充满深情地说:“离去的是一个伟大而勇敢的法国人。”

“东方之旅”的结果是难以论断的,既有达到目标的喜悦也有失去同伴的哀伤,探险者们品尝了苦涩的胜利。不论如何,« G.M Haardt – Audouin – Dubreuil 三号任务» 仍将是雪铁龙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远征之一,也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汽车探险之一。

乔治•勒法理 和Charles Brull的日志册是未经发表的珍贵资料,配以独一无二的图片,使得我们可以回顾这两个车队历经的每一天。

而几十年后,工程师们再次肩负使命,前往中国展开工业合作…

  • 版权所有
    版权所有